民进党当局搞“红酒交际”被岛内网民批:用我的交税钱买酒喝

12月

民进党当局搞“红酒交际”被岛内网民批:用我的交税钱买酒喝

民进党当局搞“红酒交际”被岛内网民批:用我的交税钱买酒喝
为支撑与大陆交恶的澳大利亚,民进党近来掀起所谓“红酒热”。岛内言论直言,民进党没有实力支撑,却又要高调推文蹭澳大利亚,除了刷存在感、发泄“逢中必反”的心情外,对台湾“交际”及台澳联系的含义真实不大。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0日报导,在大陆宣告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课征高额关税后,台“立法院长”游锡堃宣告“立法院”将添购200瓶澳大利亚红酒相挺,宣称这些酒将作为近期招待礼宾之用,一起约请各界一起支撑澳大利亚。《联合报》称,台湾每年进口红酒约2000万升,其间一成来自澳大利亚,这个数字大约是澳出口大陆红酒数量的1%。因而就算全台酒友即日起改喝澳大利亚红酒,要想补偿其丢失也是无济于事,所谓“挺澳洲红酒”当然是象征含义大于本质。问题是游锡堃身为“立法院长”,已经是台湾地区仅次于正副领导人的最高级别官员,成果他一出手只要戋戋200瓶,并且还不是自掏腰包,而是“立法院”收购的公关酒,“如此等级的力挺,想不被外人当笑话,只怕有点难”。绿营则纷繁呼应。蔡英文在与澳大利亚驻台代表高戈锐雄图时称,等待台澳能洽签经济合作协议(ECA),继续加深两边伙伴联系,而“澳洲是台湾的好朋友、好兄弟。当澳洲面临极大压力时,台湾也会尽修正所能给予温暖跟支撑”。民进党“立委”邱议莹等人联手来电所谓“买澳洲葡萄酒”运动,台北驻美代表萧美琴称,“该囤几瓶澳洲葡萄酒了”。驻梵蒂冈“大使”李世明特别刊登他手抱一大箱澳洲红酒的名字,称“兄弟友情不是潮流或时髦,而是详细举动的展示”。台“交际部”还在推特晒出澳大利亚红酒的名字。中时电子报10日称,岛内网友气坏了,狂骂“用你我的交税钱买酒喝啊”。国民党前副秘书长蔡正元在脸书嘲讽称,绿色再度执政后有了三大“台湾价值”,便是“吃莱猪(含瘦肉精的美猪)、喝血酒、吞核食”,其间“喝血酒”是指澳大利亚武士残杀阿富汗布衣、轮奸妇女,还把两个儿童用刀割喉丢入河中,但蔡英文和萧美琴却发起台湾人囤积澳大利亚红酒,厚着脸皮说是什么“自在酒”。他直言,澳大利亚红酒事情争议本质上便是一桩严酷的残杀事情,用“自在酒”讳饰血淋淋的暴行,“喝下血淋淋的澳洲红酒,不只是污蔑自在,更是蹂躏最基本的人道”。创投及科技业者王伯元9日撰文称,台湾和澳大利亚的境况没有差太多,在政治上同为美国对立大陆的棋子,但在经济上两岸贸易额占台湾出口额的46%,且继续添加中,犹胜澳大利亚对大陆的依赖度,“台湾是否应该用更具才智的方法来处理暴跳如雷联系。高调参加美中对立的棋局,乃至寄望联美抗中,最终吃亏的只会是修正”。联合新闻网评论称,台湾与澳大利亚正是大陆前两大逆差地,而修正比澳更仰赖大陆,“政府如此高调挺澳,莫非是期望步它后尘?别忘了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联系协议)才刚签完,我们已忧虑不已,若真被制裁,更没人会来突围”。“你喝红酒,我吃莱猪”,《联合报》10日以此为题称,全台民众正被蔡英文当局逼着吃莱猪,民进党“立委”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对立的话,但关于买进澳大利亚红酒却一派热心和怅然,似乎澳酒厂才是他们的子民,“如此重官轻民、重外轻内的交际,台湾公民吞得下去吗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